首页>东莞教育 > 穷孩子爱学医背后是现实的无奈

穷孩子爱学医背后是现实的无奈

[摘要]曾经备受推崇的医生职业,因近年医患关系的紧张,一些“有条件”的家庭自然想选择一些较安全的行业,而那些“穷孩子”只能将学医作为改变命运的热门渠道。

穷孩子爱学医背后是现实的无奈

广东医科大学贫困生超过30% 就业方向明确是优势

医患关系的紧张,让很多医生觉得自己“入错行”。不过,对于很多穷人家的孩子来说,医生仍然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工作。

广东医科大学近年来贫困生的比例已超过30%,三个学医的孩子当中,就有一个来自贫困家庭。该校第二临床医学院学生科负责人颜雄告诉记者:“对农村的孩子来说,当医生能救自己也能救别人,是不错的选择”。

与家境较好的孩子相比,贫困生大多比较自卑。一批批贫困生从学校出去,数年后,有的成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医生。颜雄称,“学校经常组织学长回校和贫困生座谈,不断鼓励他们,让他们的内心强大起来。”

“学医你知道将来毕业了要做什么”

不久前,广东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的60名学子从东莞市红十字会领取了5个月的“爱心营养午餐款”。60名贫困学生,每个学生每天5元,一共发放5个月,共45900元。

对于很多人来说,每天5元的捐助实在是太少。5元能吃什么?一瓶水要1.5元,一罐可乐至少要2元,5元能干什么?但对于广东医科大学的贫困生来说,5元可以在中午吃一顿饱饭。每天5元的救助,对他们来说,是雪中送炭。

颜雄是广东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学生科的负责人兼团委书记,对所在学院的贫困生的情况都了如指掌。所有贫困生的登记资料、贫困生办理贷款、对贫困进行救助的材料,最终都会交到她那。颜雄说,整个学校的贫困生比例超过30%,第二临床医学院贫困生的比例也是如此。

这个比例,在广东省内的高校中算是最高的了。与其他高校相比,学医本科要5年,时间长、费用高,为什么会还有这么多贫困生来学医?对此,颜雄说,学医最大的优势是,你知道自己将来毕业了要做什么,工作似乎有了着落。

此外,她也坦承,这与学校过去招生宣传侧重粤西、粤北有关,这些地方相对较为贫困。“对穷人家的孩子来说,当医生能挣口饭吃,既能帮助自己家里也能救别人,是个不错的选择”。

有的贫困生不愿意跟同学一起吃饭

贫困生扎堆,对于学校和学院的老师来说,工作增加了不少。其中,一项重要工作是要想方设法地帮这些孩子申请助学贷款,或者寻找勤工俭学的机会。颜雄说,60%至70%的贫困生都在勤工助学,有的在校内工作,有的去校外兼职。

为此,学校提供了800多个岗位,如办公室助理,帮助整理文件;如打理科室卫生,在图书馆整理图书,也有安排到学校后勤部门如食堂工作的。这些校内岗位工资并不高,平均每月在250元左右,“但胜在是校内工作,安全有保障”。

800个岗位远远无法满足所有的贫困生。“很多贫困生选择了出去做兼职,如帮忙卖手机、发传单等等,还有的是做家教;这些兼职做一天就有100元,这对学生来说,是很好的收入了。”颜雄说。

说到助学贷款,有的贫困生因为部分科目成绩不太好,无法申请成功;而有的贫困生则干脆根本不愿意申请。颜雄说,“有的贫困生自己没有钱,但也不想欠国家钱。别人给他资助,他也不愿意要。”

“他们不想平白地接受资助。”颜雄说,对于这些学生,他们只能想办法多给他们找一些勤工俭学的机会。

颜雄等人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关心贫困生的心理。颜雄说,“有的贫困生不喜欢和别人一起吃饭。对于这些问题,我们的想法是通过班集体,大家团结,让友谊使学生拧到一起。”

“就怕有人闷在心里,不肯说出来”

都说“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”,但也并非所有的贫困生都很自觉。“绝大多数贫困生知道自己学习机会的不易,也懂得体谅家里,但也有少数贫困生不太争气,不愿意好好学习。”对于这些孩子,颜雄和其他老师很苦恼。

贫困生到了学校,同学间贫富悬殊的差异给他们也带来了极大的压力。“别人有电脑、手机,自己什么都没有。为什么自己会生在这么贫困的家庭?”颜雄说,“同学间的帮助,慢慢地有的贫困生能调适过来,而个别学生却陷入了严重的妄想中,最终不得不求助于专业治疗。”

有些已经毕业的学长们曾经也是贫困生,他们回到学校和贫困生举行座谈会,回忆自己学生时代的贫困经历,这对于贫困学子来说,也许是最好的激励。“很多已经毕业的贫困生回到学校,都特别感恩当年学校和老师们的救助。”颜雄说,有的学生讲着过去就流泪了,而现在的贫困生听到学长们的故事,也找到了努力的方向,内心也会逐渐变得强大。“有人指导,这些孩子就能找到更好的出路,就怕有人闷在心里,不肯说出来。”

成立“一元钱基金”捐助贫困生

5元的“爱心营养午餐项目”资助的主要是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,尤其是来自经济落后偏远地区以及单亲、残疾人家庭的贫困学生,每天5元不多,但申请人不少,因资金有限,很多人还没法申请到。

广东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的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,现在他们用于救助学生的资金来源太少。颜雄说,他们学院内部成立了“一元钱基金”,学生每个月捐出1元,学院3000多名学生,每个月3000多元的固定捐献,成了最大的捐献收入来源。

此外,老师每个月也会不定额的向“一元钱基金”捐款。学院还有不成文的规定,“教师获得奖励,其中的15%捐给‘一元钱基金’”。这些捐款就用来给贫困生救急救困,给特困生每学期发100元,冬天给贫困生买被子。

“我们希望有更多的爱心人士、爱心企业来做这个善事。”颜雄说,未来的医生如今在贫困线上挣扎,救助这些贫困生,也是救助我们的未来。至于善款的使用问题,账户是学校的账户,个人是无法动手脚的。

贫困的医学生的另一条出路则是考研,学校也鼓励他们考研。“考上研究生,获得奖学金,还有一些补贴,与本科毕业去医院相比,考研是更好的选择。今年有近一半的贫困生考研,很多考上了名校。”这让颜雄特别欣慰。

问题投诉